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网上买药 > 正文
小山村的七年“打井梦”
更新时间:2021-08-31

  打一口常年都有水的机井,成为这个村300多名老少的梦想。从2000年开始,康井孟村在镇、区政府的帮助下,已经打了两眼井,但都没有成功,虽然经历了两次失败,但村民们的梦仍在,他们仍在为告别“靠天吃水”的日子努力着。

  25日上午记者在走访康井孟村村民家时发现,每家的院子里,都有一个生锈的水龙头。记者了解后得知,这个小小水龙头曾承载着全村老少的打井梦想。

  村民张忠梅仍然清楚地记得安水龙头的那一天,那是2003年的一天,村子里好像过年一样,家家都是欢声笑语,因为村子里打的一口机井终于出水了,每家每户都安上了水管和水龙头,但是欢乐气氛并没有维持多久,因为这口井出水量太小,根本没有办法正常使用。

  “从我一上任起,就为打井忙活。”村支书魏世泉告诉记者,2000年时,在帮村单位的支援下,曾经在村西边打过一眼井,当时花了六七万元,但没有出水。2003年,村里又借款3万元,终于打出了一口出水的井,当时以为可以了,每家都安上了水龙头,但没想到,这眼井出水量很小,没有解决吃水难问题。

  村支书魏世泉说,喝上方便、干净的水,是全村老少的梦想,作为村支书,自己的大部分精力都用到了打井上。他动情地说,打井实在是太难了,由于村子里几乎没有什么收入,2003年打井借的钱,到现在还有六七千元没有还上,井没有打成功,所以很多村民不理解。

  在村民家里,记者看到了这里多数村民使用的水窖,多少年来,靠水窖存水,村民们的生活才艰难地维持着。每到雨水充沛季节,山上的泉眼大开时,村民将水引到水窖中贮存起来,维持一年的用水。

  记者看到,水窖的口都不是很大,一般仅仅能伸进一只打水的铁皮桶,不取水时,水窖口上都先盖一块石头,然后罩上一口大铁锅,防止脏东西落进去。村民根据自己家的经济状况,挖的水窖大小也不一样,因为水窖需要用石灰、水泥封住周边,防止渗水。经济稍微富裕的人家挖得大一些,穷一些的村民挖得小一些,还有一些村民因为贫困,家里连水窖都没有,只能每天从几里外的山泉井中挑水吃。

  “现在存水大概也就能吃一两个月。”村民韩月林指着自家水窖说。其实,还有很多村民的水也就能吃上半个月,但谁家没有水吃的时候,向别人家借水,大家都会毫不犹豫地将自己家的存水匀给别人,这是多年来形成的风气。

  记者了解到,缺水是这个村子贫困的根源。由于村子靠山,多数村民仅分得一亩多麦子地,种的粮食仅够自己吃饭的,像种树、养鸡这些可以帮助致富的副业都搞不成。一旦遇到大旱,麦地没有雨水灌溉就会颗粒无收。村民张子禄记得,2002年、2003年,连续两年,村子里的麦子因为没有水都没有收成,靠积攒下的粮食才渡过了难关,十多年来,村子从外面只娶进来三位媳妇。

  “其实最困难的时候也不会没有水吃。”村民张子禄告诉记者,一旦到了各家水窖没有存水的时候,会有拖拉机拉着水进村卖水,不过不到实在维持不下去的时候,村民一般是不会买水的。另外,有一年干旱,政府部门还免费运水过来供村民们使用。

  最需要帮助的还是少数特别贫困的家庭,这些家庭因为修不起水窖,即使现在没有到大旱的时候,每天也要起早走上几里崎岖的山路,去山泉井挑水。70岁的周美友老人因为贫困,已经这样挑水挑了将近60年,周美友老人说,自己想井都快想疯了。

  记者跟随老人打了一次水。由于现在山泉水也面临干涸,浑浊的泉水只有15厘米深,从山泉井口伸进铁桶根本打不上水来,周美友老人从井口慢慢地爬进去,小心翼翼地下到1米多深的井底旁,用舀子舀满两桶水后,老人先爬上来,最后从上面用扁担钩子将两桶水提上来,十分吃力。“希望到我老得挑不动时,家里能用上井水。”周美友老人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