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仁和药房网 > 正文
医药电商暗战山东
更新时间:2021-09-15

  随着6月22日叮当快药母公司叮当健康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简称叮当健康)向港交所递交上市申请,医药零售行业有望再迎一家上市公司。作为最早进入医药O2O行业的企业之一,叮当快药依靠自营门店、自建平台、自家配送的新零售模式迅速崛起。近日,记者走访叮当快药在济南的线;仁和药房网了解到,叮当快药或正在加快在济开店步伐,目前已有近10家线下门店和两家智慧药房,而在山东市场,既有以漱玉平民、燕喜堂等为首的龙头企业积极进行线上转型,又有全国性电商平台向鲁渗透,山东医药零售市场正在掀起流量暗战。

  7月6日上午10时,记者来到济南市历下区一社区附近的仁和药房网门店,和周围的漱玉平民等本土零售药店相比,该门店店面不大,略显低调。店员告诉记者,目前类似的门店在济南已近10家,我们最近刚在东边开了一家新店,计划近期还要在西边开两家。

  叮当快药或正加速在济南的开店步伐,除10家线下零售门店外,叮当快药在济南还有两家叮当智慧药房。

  据了解,叮当快药崛起于2014年医药O2O处于风口之际,目前是该垂直平台的头部玩家。与阿里健康、京东健康等从互联网转战到医疗健康领域的企业不同的是,叮当快药是老牌药企仁和药业董事长杨文龙二次创业的产物,有着丰富的医药资源。创立之初,叮当快药走的是轻资产模式,与线下药店合作提供配送服务。为了进一步提高配送效率和服务水平,叮当快药于2016年开始布局线下自营店叮当智慧药房,同时成立专业的配送团队。

  2018年11月,叮当快药开启叮当百城千店战略计划,计划在三年时间里覆盖300个城市,开2000家店。不过,目前来看叮当快药距离这一目标还相差甚远,据招股书显示,截至6月13日,叮当快药已设立304家智慧药房,覆盖北京、上海、广州、深圳、天津等14个城市,拥有超过2200名骑手。本次上市,叮当快药拟将募集资金用于拓展门店网络、吸引用户等用途,旨在继续加码现有业务。

  作为即时零售药业的头部品牌,叮当快药目前的营收大头仍然是线亿元,占比分别为69.3%、72.5%、76.9%,而同期业务分销的收入占比分别为21.1%、18.3%、15.4%,线下零售业务的占比分别为9.6%、9.2%、7.7%。

  记者了解到,国内药品O2O领域至少存在两大巨头美团到家事业群旗下的医药业务部、阿里本地生活服务公司旗下的饿了么健康到家业务。此外,京东健康旗下的京东药急送、平安好医生旗下的平安互联网医院闪送药房等,也可以提供即时药品零售服务。

  但互联网巨头的争相入局,并未对规模庞大的实体药店造成颠覆。受处方外流等政策影响,实体药店迎来了发展新机遇。在此背景下,全国性的医药电商平台如阿里健康、京东健康也积极通过自建线下药店或与本地实体药店合作的方式加速在鲁扩张。

  记者注意到,近年来,阿里健康联合实体药店已在向O2O渗透,先后入股多家连锁药店。2018年,阿里健康即与山东最大的零售药企漱玉平民合作,进行新零售领域的尝试。

  此外,京东健康于2019年底确定了全国布局的总体战略,并于去年4月将旗下京东大药房山东区域总部正式落户济南,打造覆盖山东地区的医药物流仓和仓储配送中心。京东大药房山东连锁负责人刘钊志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在设立连锁药店的基础上,京东健康还将完成针对整个山东地区的医药仓布局,后续将全面落实和推进大病和慢病医保的定点药店落地。

  随着全国性电商平台的入侵,济南医药零售市场已发生了明显变化,以漱玉平民、燕喜堂等为首的鲁籍药店,纷纷向电商业务转型,并出现在饿了么、美团外卖等互联网平台的搜索中。

  作为山东省内最大的医药零售连锁企业,漱玉平民于2013年开始设立电商事业部,组建专业电商团队,目前拥有B2C电商平台漱玉全优及自有O2O平台优药送,还与天猫、京东、拼多多、饿了么、美团、阿里健康等众多第三方电商平台达成合作。7月5日,漱玉平民正式登陆深交所创业板,目前门店数量已有1851家。燕喜堂则依托众多的实体药店建立药急送O2O平台。

  有分析认为,药品零售大环境的变革让传统药店的目光不再局限于药品上。未来零售药店不仅仅是卖药这么简单,更要深入轻医疗端健康管理服务,数字化+人工服务能让行业走得更远。

  如漱玉平民即提出打造医疗康养生态圈的战略思路,在智能信息系统及智能仓储物流系统技术、互联网+药品流通模式和DTP专业药房三个方面不断优化与改进,并积极开展药店+中医坐堂诊所、慢病管理中心等新型零售经营方式。

  反观叮当快药,一方面,其线上业务遭受互联网巨头围攻,长久看平台难以形成规模效应;另一方面,线下业务在门店数量和单店收益上与传统连锁药房也有一定差距。据佛若斯特沙利文的数据,叮当快药在中国数字零售药房市场份额中,占比仅1.2%,与行业龙头巨头有较大差距,未形成优势地位。有分析指出,全国连锁药店益丰大药房单店平均营收200万元,叮当快药仅70万元。

  有分析认为,送药这个行业没有护城河,与医疗器械生产和药物研发企业不同,平台经济更看重规模效应,否则大概率是亏损的。

  招股书显示,剔除按公允价值计入损益的金融负债的公允价值损失、股份支付外,其2018年、2019年、2020年及今年一季度的经调整净亏损分别为6955.2万元、1.23亿元、1.49亿元及8821.2万元,累计经调整净亏损为4.3亿元。

  与此同时,叮当快药的毛利率在不断下降。2018年-2020年及今年一季度,其毛利率分别为41.1%、36.8%、34.4%及30.4%。叮当快药称,这是由于近年其拓展智慧药房网络及经营城市的数量,增加处方药销售,并向消费者提供优惠的补贴政策,导致营运成本的增速高于收入的增速。

  而由物流及仓储服务费用组成的履约开支、销售及市场推广开支,则成为叮当快药最大的两项费用支出。2018年-2020年及今年一季度,其毛利减去这两项费用后分别为盈利179.5万元、亏损818.6万元、盈利4170.5万元及亏损3453.8万元。

  目前,除快药业务外,叮当快药还有在线诊疗、慢性病与健康管理两大业务板块,也欲建立医+检+药+险商业模式,意在讲好数字药房故事,叮当快药未来能否盈利,仍有待市场检验。